www.com污污污

  

在赵海看来,在修真界这里,只有炼器师,是没有铁匠这种人存在的,因为炼器师跟铁匠,完全不是一回事儿,炼器师在炼器的时候,必须要向里面加入一些禁制,也就是法阵,这样武器才会变成一件法器。而铁匠显然是干不了这个活的,所以铁匠与炼器师,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职业,而修真界也是不需要铁匠的。

但是在万山界这里,却是存在铁匠的,而且这些铁匠一个个还都活的很好,他们要做的事情,其实也十分的简单,他们就是在一些散修活动的地方,开一家铁匠铺,帮人修补一下法器,这样就足可以让他们活的很好了。

当然,一件法器要是破损了,他们是没有办法把这件法器给还原的,但是在万山界这里,一件法器破了,却并不等于就没有用了,万山界这里的法阵体系,相对来说,每一个阵符,都是独立的,就算是法阵被打坏了,只剩下几个阵符了,他们的阵符,也可以发挥一些做用,比如说,可以放出一些能量,这种能量就像是术法一样,也是有很大的威力的。

而且炼制法器的材料,都是很不错的材料,就算是最为普通的法器,他的材料也是不错的,用的好了,也可以当成一件武器,所以残器,在散修之中是很有市场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铁匠这个行业,才会一直存在到现在。

你要是一个散修,你没有多少灵石,不可能买得起完全的法器,但是这个时候,你得到了一件残器,这件残器又可以使用的,你自然是十分开心的,但是你得到的却是一把剑的剑尖,只有剑光,没有剑柄,你想要把他拿在手里,就会变得十分的困难,在这种情况下,你就必须要想别的办法了。

找炼器师,那你请炼器师的灵石,都够你买一件完全的法器了,请他们出手,修复一件残器,那是不可能的,而且就算是修士了,那也不过就是让残器变得完整罢了,想要让残器变得跟原本的法器一样,有那么大的威力,那是不可能的,也没有那个炼器师,会出去修复一件残器,他们有那个时候,还不如去炼制一件新的法器呢。

而铁匠却不一样了,他们是没有办法修复残器,甚至连把残器给接起来的能力都没有,但是他们却有另一种能力,那就是,他们其实是可以在这件残器上,装上一些东西的,让这件残器,变得更加的好用的,就像是在剑尖的后面,加上一个柄,然后在给他做一件鞘,让他可以变成一把匕首,这些他们是完全可以做到的。

而他们这样的做法,也是很受散修欢迎的,因为经过他们这样做之后,那残器就会很好用,时起码使用起来,要方便得多,最主要的是,他们的收费十分的便宜,所以到目前为止,铁匠在万山界这里还是存在的,而且数量还有很多,因为不只是散修,一些普通的平民,也会用铁匠制做出来的东西,不过一些手艺好一点儿的铁匠,是不会以制做农具为生的,他们都是会把铁匠铺,开在像临渊镇这样的地方,这样他们的收入会很高。

赵海原来是不知道这些的,不过今天他却是知道了,因为他在离开了老刘头的杂货铺之后,却并没有放松对老刘头杂货铺的监视,他一直都觉得,老刘头不是一般人,他呆在临渊镇这里,可能跟兰卡有关系,他真的很想知道,他跟兰卡到底有什么关系,所以他一直十分的注意老刘头。

却没有想到,老刘头到是没有做什么,但是那些散修的举动,却是让他愣住了,特别是看到那些散修,把那些残器拿到了铁匠铺那里,然后铁匠铺里的人,就开始给那些残器上,加上一些把手之类明星浮梦在线播放迪丽热巴的东西时,他就真的是完全的呆住了。

要知道血杀宗的弟子,从来都没有为法器发过愁,就算是血杀宗最为困难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为法器发过愁,他们的法器,全都是宗门配发的,现在就更不用说了,佛力金属的出现,让原始的法器,直接就没有了用处,在血杀宗弟子的眼中,那些坏掉的法器,就只有一个去处,丢掉,当然了,现在那些法器会被还原成最为原始的材料,他却从来都没有想到过,竟然会有修士用破掉的法器,甚至还形成了一个产业,这真的是让他感到有些吃惊。

同时这也让赵海对于万山界这里,有了更近一步的认识,他发现,万山界这里,真的不一样,很不一样,这里的修真界,好像更加的完整,从低到高,是一个十分完整的金字塔。虽然说这里有国家的存在,看起来好像国家与各宗门之间,是分开管理的,但是实际上,却并不是那样,那些宗门就像好像是真正的神一样,控制着那些国家,利用那些国家,来管理着下面的平民,甚至他们会控制着那些国家发动战争,可以说那些国家就像是他们手里的棋子,而那些平民,在他们的眼中,可能连棋子都算不上,只能算是蝼蚁。

残酷,可以说万山界这里的修真界,更加的残酷,普通人一辈子就只能当一个任人摆布的蝼蚁,而那些宗门的修士,却是一个个高高在上的神,他们随意的操纵着那些平民的生死,他们根本就没的把那些平民当成是人。

散修说的好听一点儿是散修,其实说白了,他们在那些修士的眼中,也许就是一群不太合群,喜欢做梦的的蝼蚁罢了,也许只有那些实力强一些的散修,才能真正的脱离蝼蚁的命运,被他们认可,真正的成为一个修士。

修士与平民之间,好像是有一道天然也鸿沟,把他们完全的区分开了,修士是修士,平民是平民,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而散修,可能就是生活在修士与平民之间的人,他们就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挣扎罢了。

一想到这里,赵海不由得轻轻的叹了口气,万山界这里的修真界,真的是太过于残酷了,比血杀宗要残酷太多了,血杀宗里是有信奴的,当然,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信奴了,他们也是平民,他们也生活在玄武空间里,他们也可以修练,他们也有自由,当然,他们每天只需要对着图腾柱祈祷一次就可以了,而当他们修练到一定成度之后,他们马上就会成为血杀宗的弟子,可以说他们与血杀宗弟子之间,并没有太大的差距,真正的差距,可能就是实力,而血杀宗会给他们最大的支持,让他们提升自己的实力,所以现在血杀宗的信奴,已经越来越少,早晚有一天会完全的消失。

而赵海之所以没有一下就让信奴完全的消息,一是为了信仰之力,当然,这个信仰之力并不是为了他,而是为了血杀宗里的其它人,第二就是为了,让血杀宗的弟子有上进心,为了让那些信奴有上尽心,第三就是为让血杀宗的弟子心里平衡一些。

现在血杀宗里的大部分弟子,他们全都是为了血杀宗能走到今天,而出生入死过的,参加过无数交的大战,就算是后加入血杀宗的,他们的实力也十分的强悍,而那些信奴,原本就是信奴,他们原本跟血杀宗的弟子,是绝对不可能在一个层次的,如果直接就让他们成为血杀宗的弟子,那只会让血杀宗的弟子感到不舒服,所以赵海不得不这么做,他虽然不在让那些人当信奴了,但是却也没有让他们马上就成为血杀宗的弟子,而是给他们一条路,只要他们而一直走下去,那么他们就会成为血杀宗的弟子。

在万山界这里,好像也有这样的一个机会,但是这个机会却实在是太小了,那些宗门会从平民之中进行选择,但是他们却只会选那些天赋好的,而这样的比例,实在是太小了,千分之一?万分之一?十万分之一?也许更多。

这样的选择方式,会让修士永远都处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,而平民,可能生生世世都是平民,因为平民之中,那些天赋好的,会被选走,天赋差一点儿的,会被那些贵族重点培养,就算是不成为贵族,他们的身份也不一样,而天赋好的人,生下来的孩子,天赋好的机率也会比一般的平民要高很多,这样无数代下来,现在那些宗门的人,真正能从平民之中,选出一些弟子的机率,已经十分的小了,现在加入那些宗门的,几乎全都是贵族弟子。

而那些平民想要成为真正的修士怎么办呢?三条路,一,天赋好,被宗门选中,但是这条路,现在几乎已经断绝了,因为有一些宗门,已经不会在从平民之中选人加入宗门了,除非是真正的发现了一个天赋好到冒泡的平民,不然的话,他们几乎是不会在平民之中在选人加入宗门了,因为那是在浪费他们的时候。

二,遇到在奇遇,吃了什么天才地宝,得到了前人留下来的完整的功法,还正好适合你,修练有一定的成度,那自然就是修士了,但是这样的概率,实在是太低了,低的可怜,甚至可能比被宗门选中的概念还要低。

三,成为一个散修,一个没有人管,没有人问,挣扎在生死线上,只为了那一丝机会的散修,这条路也是现在,那些有点儿想法的平民的唯一出路,所以在万山界这里,散修的数量十分的多,多的出奇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